普洱茶 > 普洱茶百科 > 普洱茶历史 >

日本的普洱茶历史

2014-03-21 22:23 点击:170次

疯狂的日本人

云南人工发酵普洱茶(简称熟茶)问世后不到两年,香港盛传普洱茶消肥减瘦,降血脂血糖,抑制脂肪肝和改善便秘。在此之前,不管是民间传说还是史书记载,普洱茶的药用价值仅停留在消食去腻比一般茶叶功能彰显的层面上。香港利丰公司林芝铭小姐用人工发酵云南普洱茶设计了一个冠名“美的青春茶”小包装卖往日本。被世人视为经济动物的日本人很快发现了云南普洱茶的妙用,视其为中国古代传来的“神秘茶叶”。日本媒体介绍,好的云南普洱茶需要2、3年发酵期,产量难以提高,货一直不够卖。商家有个通病,东西越少越狂抢。从1978年开始,每届广交会日本商社都蜂拥而至,大肆抢购普洱茶,不问真假不问质量,有数量就行。当年日本经营普洱茶的有横滨日中贸易、新光贸易、丸成商事、神户东荣等二十多家商社。云南供货能力有限,每年只能提供两、三百吨数量。云南出口数量追不上日本的消费热潮,引出了普洱茶发展历史上的怪胎,广东、贵州、四川、湖南等省先后用小叶种烘、炒青茶叶渥堆发酵供应日本市场。据日本大藏省通关统计,到1980年5月末除绿茶外的中国发酵茶叶进口数量已经达到了1260T,大大超过79年的940T,估计全年进口量将达到2000T(见图)。几千吨真假“美猴王”拥进日本,牌子名目繁多,有“窈窕茶”、“瘦身茶”、“减肥茶”、“蜂腰茶”、“云南铭茶”等等,质量良莠不齐,价格差距悬殊。中国发酵茶叶在日本市场迅猛发展和不成熟的乱相,给竞争对手提供了机会和口实,有人利用媒体攻击普洱茶加工过程中产生霉菌。质疑霉菌的社会舆论当头一棒,打晕了消费者,普洱茶销售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从日本大藏省的茶叶进口统计资料可以看到,日本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已经开始从广东口岸进口中国人工发酵茶叶,但数量小,销售对象主要是中国侨民。广东的发酵茶,香港俗称广东陈茶,主料是越南茶和本地绿茶。广东1965年进口越南毛茶500吨,67年至69年进口2000吨,71年至73年进口1000吨。云南从1956年开始到“文革”结束,每年调供广东100吨左右晒青毛茶参与拼配发酵。云南茶数量少,杯水车薪,在广东陈茶中不起主导作用。广东陈茶原料不同,虽经发酵,销售时也打着普洱茶的名,却明显没有云南大叶种晒青茶发酵后的特殊药理作用。微生物同云南大叶晒青茶的人工结合,扭转了广东陈茶在日本市场十多年徘徊不前的被动局面,在短短的时间里敲开了日本主流社会的大门。世上的事,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微生物是块敲门砖,敲开门后却被视为可能污染净土带来危害的霉菌。

日本人有个特点,业内竞争异常激烈,但遇到共同威胁和可能得到共同利益时极容易结盟行事。丸成商事株式会社洪维成先生携夫人飞往北京,代表经营普洱茶商社向总公司反映日本普洱茶市场困境,请中国派出代表团调查情况,解决市场乱相,解答普洱茶相关问题。

会晤北京

丸成商事既卖乌龙茶又卖普洱茶,因而总公司通知广东云南各来一人参加与洪维成先生的会谈。广东茶叶进出口公司特种茶科连少利科长和我分别从广州和昆明飞往北京。会谈在东华门前出口大楼一楼洽谈室进行,中方由中土畜总公司茶叶处陈奭文副处长主谈。洪维成先生在日本出生,祖籍福建,会讲闽南话,他介绍了日本近几年市场变化情况,重点谈的是普洱茶。日本传统喝蒸青绿茶,除少数人接触发酵红茶外,总体对中国其它特种发酵茶认识了解不多。经日本科研机构研究,证实云南普洱茶对血脂降低有特殊功效。现在不仅华侨喝,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已经开始关注普洱茶。他谈了几个市场问题一是日本人习惯喝的绿茶不发酵,对茶叶制作有微生物参与感觉陌生,喝普洱茶说有霉味,希望中国方面能对普洱茶中的霉菌做出合理解释。二是假货太多,鱼目混珠,造成许多日本人在花钱购买他们对发酵茶的无知。当他们发现上当受骗,会怀疑甚至抛弃普洱茶。三是商家只顾当前利益,夸大宣传,不正确引导容易造成市场大起大落。洪先生的意思是日本特种茶经营商家邀请中国近期内去一个调查团,理顺市场关系。

洪维成的北京之行,其实是总公司驻日本代表处促成的。面对混乱的市场,众商家纷纷上总公司代表处反映,请求帮助支持,解答有关普洱茶的技术问题。一段时间里,翻译王营环应接不暇,可他不熟悉普洱茶,无法解答连串的提问,特别不能轻易回答有关霉菌的问题。代表处里只有福建而没有云南来的同志,处理普洱茶事务显得力不从心,不久后升任总公司副总经理的马克谨代表担心普洱茶市场走偏,因而出了一个让商家直接到北京反映的建议。

陈夷文副处长说,“前年我带中国茶叶贸易代表团首次访问日本,那时中国特种茶在日本主流市场刚刚起步,数量小,问题没有那么多,今年发展特别快,情况不一样了,有许多新情况新问题。中国特种发酵茶销量大增,必然影响日本本土不发酵绿茶的销量。”中国是世界茶树的原产地,中国悠久的茶业历史、丰富的茶事经历和社会实践积累,是中国茶叶加工工艺和茶品多样化的天然创发基础。中国出现形式多样、程度不同的茶叶发酵方式,先后发明和使用了酶促变化、湿热作用、渥堆作色、自然氧化和微生物发酵等加工方法。陈副处长说话声音不大,但中国茶叶的厚重历史给予她充足底气评说日本竞争对手“日本只生产蒸青绿茶,发展上只停留在绿茶阶段,自己没有发酵茶,就说不是好东西,以攻击霉菌来否定微生物发酵没有社会实践认识和科学根据。”她认为日本不产特种发酵茶,双方在这个领域的合作前景更加广阔。洪维成先生反映的情况很好,有助总公司通盘考虑,制订一套管理日本市场的方法。

陈副处长晚上设宴招待洪维成夫妇一行。席间讲定,总公司近期组织一个小组赴日本,重点调查解决普洱茶问题。第二天一早,总公司九处(茶叶处)业务员李振基、广东连少利和我陪洪维成夫妇去爬香山。李振基在北京工作,外事活动多,以前又出过国,穿了一套西装,走热了解开全部扣子,看上去还顺眼。我和连少利没西装,穿参加广交会发的外事服装补贴费做的中山装,全部解开扣子似乎不协调,走热了只好解开上面几颗扣子。洪先生的风衣似乎比中山装要飘逸一些。丸成商事是进口普洱茶的大户,北京之行顺利,洪维成先生心里高兴,爬山时情绪很好,六十来岁的老人了,不休息,一口气从山脚爬到山顶,我们跟着都感觉吃力,连少利干脆躲到半路一个亭子里休息去了。

酵兮绿兮

接到通知,让去日本,我感觉意外,公司里还没人出过国,这等好事怎么会落到我头上。原来确定去三人,总公司李振基,广东茶叶公司党委书记姜振礼。广东去了领导,云南只能去科长或业务员。潘意如科长刚从外贸局业务处调来,她没学过或搞过茶叶,去日本回答霉菌问题,她没有把握,思想有顾虑,好事就这样落到了我头上。领了500元的出国服装费,我去做了一套西装。

记得广东茶叶进出口公司的经理叫王汉民,姜振礼去日本,介绍书记日本人听不懂,故以经理相称。那时在许多企业里,书记还比经理管用。在总公司眼里,云南省公司的经理是生产型的,广东开埠早,经理是外贸经营型的。姜振礼前年8月才率西欧茶叶贸易小组转了一大圈回来,这次又出去了。

日本知道普洱茶是绿茶后发酵的茶品,因而只进口熟茶。青饼(生饼)没发过酵,日本人拿样回去同他们不发酵的蒸青茶一对比,心里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从来没下过单。有一日本商社订了一批250克方砖,因我方出错,盒上印的是普洱方砖,盒内装的是青砖,第二年就没了定单。普洱茶从进入日本的那天起,质疑茶叶有霉的问题就没有停止过。群马株式会社的用户东西物产(株)扳本敬四郎先生多次反映普洱茶有霉味,有霉,要求公司对这一问题作一解释,以便对消费者宣传。扳本敬四郎出版一本《中国针灸》杂志,自己又亲身推广中国针灸。他进口云南普洱茶,又在每期杂志上出文章介绍普洱茶,可客户提问他却回答不出来。对几次交易会上的回答不满意,他竟然飞到昆明,要亲自到普洱茶产地看个究竟。

黄又新和我陪扳本敬四郎到西双版纳转了一圈。回到景洪那天,他说普洱茶发酵工艺同日本纳豆发酵和鲜鱼发酵工艺一样。他详细告诉我们,北海道渔民将鲜鱼放在陶罐里,盖帽缘用水封口,存放三年让鱼发酵长毛才食用,价钱还挺贵。鲜鱼发酵三年才食用的事我也听其他日本人讲过,只是没他讲的详细。我们去转菜街子,他指着傣族酸笋说是发过酵的,我说晚上弄给他吃。他买了一饼野蜂蛹,回到宾馆,在手心里倒上几只蠕动的蜂儿,一口生吞活咽下去,弄得黄又新和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景洪热,宾馆没有空调设备,全部门窗都打开透气。那时我们不知道桑拿足浴是怎么一回事,他请黄又新站他身上踩背,我在一边奇怪得发笑。

临行日本前一天,陈奭文副处长召集我仨开了个会。作为开场白,她谈了一段话。前年年中去日本,重点考察蒸青茶生产、加工技术,先后参观日本茶叶科研机构、茶农经营的平原、高山茶园,以及大中小规模不同的毛茶初制和精制厂,采茶加工机械、抽气充氮机械、包装纸等专业厂。组员刘典秋(后继陈彬藩等之后担任福建茶叶进出口公司经理)和吴雪根还在茶农经营的蒸青茶初制厂实习制茶技术,并写出日本蒸青茶生产加工技术考察报告。第二年初,福建省首次办理7吨蒸青茶空运日本,抢新上市,每吨售价人民币18000元。除去运费,每吨比一般贸易方式多卖6000元,共多创汇42000元。尽管外贸部通报表扬了此事,随后越来越搞不下去了。日本专家一走,机器还是日本人送的机器,品质下来了,日本农林省又作梗,鼓动茶农闹事,结果我们造成积压。1974、75、76连续三年召开蒸青茶座谈会,真是用尽心力,去年又在浙江金华蒋堂农场开会,账算下来亏了。反省一遍,搞蒸青茶是用我们的弱项碰日本的强项。我国特种茶有优势,是强项,日本不会搞发酵茶,在他们是弱项。我们要以强制弱,对日市场的工作重点要转过来放在特种茶上,扩大生产,多宣传介绍推销,这样同蒸青茶也避免了正面冲突。


陈副处长提了几条意见,一,小组任务以普洱茶为主,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回来提一个对日经营方案。二,乌龙茶的问题由广东负责解答,普洱茶的问题由云南负责解答。普洱茶微生物发酵,情况较为特殊,是一个敏感问题,回答解释要作好充分准备。三,小组要在总公司驻日本代表处指导下工作。四,主动拜访日本最大的蒸青茶商户伊滕忠株式会社。

第二天,我们登上北京飞往东京的航班。

东瀛茶战

小组计划访日20天,前两个礼拜主要进行市场调查。我们先后走访了东京、横滨、奈良、神户、京都等地百货店里的茶叶销售点,茶叶专卖店和茶叶与其他商品混销的土杂店。在代表处王营环先生的引领下,我们礼节性地拜访了日本伊滕忠株式会社。陈副处长经过实践的判断是正确的,日本自己每年生产十万吨左右的蒸青绿茶,除少量出口供应日侨外,大部分内销了,蒸青茶口味已经占据了统治地位,晒青、烘青和炒青绿茶不大有机会闯进来。唐顺宗永贞元年(805),日本留学僧人最澄从天台山国清寺归国时将中国茶种传入日本,植于他的家乡日本近江(今滋贺)县国台山麓。三百多年后,荣西禅师又从中国带去茶籽,亲自种于日本今福冈县西南的背振山,还送予拇尾高山寺明惠上人高弁部分茶籽,种植出“拇尾茶”,后人称为日本“本茶”。荣西利用他在中国学到的种茶、制茶、品茶等茶文化知识,从陆羽《茶经》等茶叶著作中汲取精华,结合他的体会和日本三百年多的茶叶发展史,撰写了日本第一部茶业专著《吃茶养生记》。茶叶传入日本时期,地球上还只有不发酵的绿茶工艺。荣西禅师道行高深,又为日本带来了中国新发展出来的釜熬茶(炒青)制法,被日本人视为茶祖,他伟大的影响力约束和激励日本人千百年来奉绿茶为正溯,在茶叶加工工艺演化发展变化中固执、顽强和成功地保卫绿茶阵地抗击了发酵腐蚀。

我们在各地转了几天。日本市场可是泾渭分明,蒸青茶销售有自己的场所,中国特种发酵茶往往另辟途径,设有专柜专店,营销人员不停地用一个塑料小杯向过往行人赠饮汤色褐红的中国发酵茶。中日邦交正常化,贸易环境改善,中国绿茶和后来试制的蒸青茶却屡次攻城未果,现在轮到特种发酵茶登台表演了。不发酵是绿茶的定义,不管是晒青绿茶、炒青绿茶、烘青绿茶或蒸青绿茶,它们都结盟在不发酵上。日本传统观念和生活习惯构筑的蒸青茶堡垒,未遇中国发酵茶前岿然屹立,牢牢控制住了它的国民。明治维新给日本政治带来冲击式的活力,而中国发酵茶叶却不声不响地改变着社会生活。继日本三八大盖闯进中国后,中国发酵茶全面反击,在不长时间内政陷日本茶城。同三八式在当年军事活动中的突出表现一样,发酵工艺成为茶叶世界里的新式武器。面对汹涌而来的中国茶叶,日本竞争者在仓促应战中终于发现了普洱茶的霉菌。渲染霉菌,无疑是对中国茶叶进攻的最好回击。

1980年7月7日,招待中国茶叶代表团和日本媒体的宴会在东京新宿一座55层大楼的顶层大厅举行。在礼仪性的致辞讲话结束后,有记者提问,“普洱茶加工过程有微生物参与,换句话说,微生物是一种霉菌,茶叶发霉为什么还能喝?”我列举了中国的发酵食品,如臭豆腐、豆豉成菜和甜酒,又列举了日本的纳豆和发酵鱼。日本人常到云南寻根,我回答问题时类比了一个日本人感兴趣的话题,“云南哈尾梯田常年保水养鱼,哈尼族自古在用陶罐腌鱼,发酵半年的鱼需要蒸或煎才能吃,一年以后骨头肉化了不用蒸煎可以直接吃,三年以上可以治痢疾。同我们哈尼族一样,日本食用了多年的发酵鱼,参与发酵的微生物产生特殊的氨基酸,对健康是有益的。云南德昂族和布朗族用芭蕉叶包裹茶叶,埋入土里发酵,90天后取出饮用,闻着有酸味,喝着却不酸不苦不涩。以微生物发酵的云南普洱熟茶虽然历史不长,但已经在港澳传统的普洱茶市场上渐露头角,给消费者带来福音,不容置疑,日本朋友会像相信和接受发酵鱼一样相信和接受微生物发酵的云南普洱茶。”气氛一时活跃起来,众人议论纷纷,有的说鱼是长毛发霉了,但味道特殊好吃:有的说发酵和发霉是同一个东西,褒说是发酵,贬说是发霉;有的说日本话与哈尼话语言相通,历史上有过什么联系……。第二天,日本媒体报道了中国茶叶代表团对云南普洱茶微生物发酵工艺过程的解释。

对哈尼发酵鱼的了解,来自于我最初的茶事活动。1976年,我毕业分配到云南省外贸局业务处协助李克邦同志管理茶叶。当年我同省茶叶公司扬维同志到红河州元阳县考察茶叶产制情况。州外贸局冯永久副局长安排我们在哈尼人家吃饭,饭桌上有一碗来了远方贵客才上的哈尼发酵鱼。哈尼老乡介绍,鱼摊晾后放入罐内,撒上一层糯米面,盖沿用水封死,断绝空气往来。我认为从元代到清代中期,红河地区存在一条重要的普洱茶通道。今年五一大假到红河寻找这条古道,顺路进哈尼山寨找到发酵鱼罐照张相。

有个叫欧阳长宝的香港朋友,祖籍福建,看了我写的书《漫话普洱茶》中熟茶有降血脂功能的解释,喝了我送的茶,半年后停了降脂药,又专门飞来昆明听讲茶。我谈了当年日本认识云南普洱茶的过程。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他竟然跑到日本北海道买回一条存放了三年发霉的鱼送我。

27年后,几个日本朋友来我处品普洱茶。谈话间提及当年日本发生的那场“霉菌”风波,日本早稻田大学的若宫清先生曾是日本《朝日新闻》的记者,他兴奋起来,说他记得那段有趣的故事。

东洋视角里的普洱茶

在日本的榻榻米上盘腿吃饭实在是一件受苦的事,不到十分钟腿就木了,只好松开腿不停变换姿势。日本人盘腿却可以两个小时纹丝不动。姜振礼、洪维成和洪夫人坐矮脚餐桌正面,王营环和洪家公子洪雅龙坐左侧,我和李振基坐右侧。桌面墙上挂着一幅美女裸体年历,那些年代国内裸体女人是洪水猛兽,从来没见过,我是想看又不好意思盯着看,洪老头竟然站起来绕到年画前,当着日本老婆和儿子的面,眯着小眼睛一页一页翻着看。李振基开他的玩笑,“头顶的毛都掉光了,对女人还这么大兴趣?”洪先生说他喝了三年云南普洱茶,头上的老人斑有软化色淡的迹象,日本有实验结果证实微生物发酵茶抗氧化作用强,对延缓衰老有好处。“日本还流行用普洱茶洗澡,人们认定普洱茶水养皮肤,”洪先生边盯着画看边说。我想起来,白天在茶店里,我发现柜角有一堆纱布袋装的普洱茶,大约一百多克一包,当时翻译不在,我比划着问洪夫人为什么用纱布袋包装,洪夫人在身上比来画去,我不明白什么意思,现在反应过来,是洗澡用的茶叶,一问王营环,果真如此。这些日本人疯得不轻,进肚里有作用就好了,皮肤也要品茶。我对普洱茶洗澡养皮肤的说法将信将疑,但怀疑的成分居多。

一千多年前,茶叶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和文化符号进入日本。一千多年后,云南普洱茶不再以简单的生活方式和文化符号移动,而以特殊的健康功能铺路搭桥。云南普洱茶真有别于其它茶类的特殊药理作用吗?云南的认识来源于1980年在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用普洱茶对比安妥明做治疗高脂血症的临床实验。云南仅仅知道一点,饮用适量云南普洱茶(熟茶,每日15克左右),可有效降脂又无毒副作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还不富裕,降脂还未成为社会的突出要求,普洱茶自然没条件大行其道。高血脂已成为日本社会的富贵病,日本有条件提供我们更多云南普洱茶的特殊药理信息。许多日本人称云南普洱茶为“快瘦茶”“减肥茶”,我收集了一些日本报刊杂志,采访了一些云南普洱茶消费者,对其功能的反映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

 

消肥降脂。大部分较为肥胖的消费者(不是全部)反映,坚持一日三次饮用云南普洱茶可以减肥而不用过分节食。群马县桐生市锦町的周东武男先生身高1.7米,体重从125kg降到85kg。多数高血脂患者饮用云南普洱茶半年后血脂明显降低。部分脂肪肝患者症状减轻的检验结果也肯定了云南普洱茶的功效。

养胃治炎。与日本蒸吉茶相比,云南普洱茶暖胃,无刺激性,抑制胃炎。日本当地说云南普洱茶PH值7.1,偏微碱性,能中和胃酸,使人体处于PH值7.3-7.4的正常状态。

改善便秘。二歧菌是制作乳酸菌片的主要菌类,云南普洱茶内含二歧菌代谢物,常饮改善便秘状况。东京都板桥区23岁的本子秘书便秘严重,五天通便一次都困难,喝云南普洱茶后通便正常。

解酒保肝。上尾市上尾宿54岁的斋藤勇先生说,喝云南普洱茶一石二鸟,既消食去腻,又解酒醒酒,酒喝多了喝普洱茶,分解能力强,利尿,第二天头不会痛,有益肝脏机能恢复。山形市大手町参王堂社长认为饮用云南普洱茶解酒毒。

健康养颜。主要说法是抗氧化作用明显,延缓衰老,软化和淡化老人斑。

日本还有云南普洱茶缓解痛风和糖尿病的说法,但我没有从日本媒体上收集到较为直接的科学证据。

小车在高速公路上跑到120-130码,窗外的景物迅速消失在车后。云南大多数公路一小时只能跑30-40公里,坐在高速小车里,我都傻了。过高速公路隧道时,洪雅龙边开车边说去年一辆小车抛锚,造成六百多辆车追尾碰撞,洞里火光一片,死伤不少人。我仿佛在听天书。

来到箱根温泉,洪夫人每人发了一包泡澡用的普洱茶。转了一天市场又长途奔波,是累了,离吃饭还有一个小时,我泡了一盆普洱汤,学东洋鬼第一次用普洱茶洗了澡。为达到最佳效果,我反复用脚挤压茶包。吃饭时,我问李振基有没有用普洱茶洗澡,李和姜都说他们不信那事,还笑问我洗完澡身上粘不粘。

日本的温泉浴是一种社交活动,男女同池,只用一条半米高的竹帘做一个象征性的隔断。饭后泡温泉,服务生给每人送来一杯蒸青茶,同池男女虽然有隔断,却可以边聊天边品茶。喝日本茶,泡温泉水,半个时辰后全身软绵绵的,我爬出池子躺到躺椅上继续喝茶。一个一丝不挂的日本靓女突然从池子那边跑过来,吓我一跳。她嘴里叽里咕噜讲些什么,眼睛到处看,可能是找她同来的男伴。其他人都在水里,只有我赤裸躺在池边,她的目光从我身上扫过,神情坦然,我却慌了神,想遮掩又找不到东西。我第一次看到不穿衣服的女人,也是第一次没穿衣服被女人看到,滑稽的一幕给我留下了终身的印象。那女人走后,首遇春影而绎动的心不再亢奋。我呷了一口茶,世界又回到现实的世界。我突发奇想,如果箱根温泉变成了茶汤,人们还会不会来沐浴,我还能不能再遇到不穿衣服的靓女。

十多年过去了,我一直确定不了普洱茶洗澡养不养皮肤。我既找不到证据肯定它,也找不到证据否定它。世界桥牌皇后杨小燕女士常喝我的普洱茶,她丈夫也就是发明精确叫牌法的魏重庆先生去世后,她找了一个犹太美国人丈夫。中国和以色列建交那一年,她邀我带云南桥牌队参加以色列桥牌节比赛。我们在死海泡了几天盐水,抹了几身泥巴,晒了几天太阳,皮肤却没有晒黑。世人都说死海的盐巴泥巴养皮肤,不管盐巴泥巴,每包二百克卖价十多美元。回想起日本人用普洱茶养皮肤,我相信了死海的盐巴泥巴,各买了两包回来哄女孩子。在大使官邸做客时,我讲买了养颜的盐巴泥巴,杨小燕新任丈夫笑我受骗了,说死海低于海平面近四百米,空气中氧气含量是特拉维夫也就是海平面的20倍,皮肤不会受到紫外线的伤害,养颜同盐巴泥巴并无关联。

史为镜

时间到了1994年,当我再次踏上日本国土,普洱茶已经不见了十四年前的气场。据海关统计,1980年中国对日本出口普洱茶926吨,同期出口乌龙茶616吨。以上数字不包括香港转口数。到1994年,乌龙茶发展到近12000吨,而普洱茶却掉到了为数不多的两、三百吨。这十四年中发生了什么变故,改变了普洱茶的上扬轨迹?天生丽质、已经被日本医学界证实有特殊药理作用的云南普洱茶究竟被什么东西淹没了?

我们又回到春风初起的1980年。赴日小组回到北京,专题向总公司汇报了日本茶叶市场的发展变化情况。事实证明,中国对日茶叶出口放弃“以绿攻绿”下策,转移为特种茶进攻是成功的。为保证日本市场健康发展,我们重点建议总公司统一管理日本市场。九月二日,中土畜总公司在北京召开乌龙茶、普洱茶出口工作座谈会。参加会议的有广东、福建、广西、云南、厦门、汕头、梧州分支公司和香港德信行的代表。会议一致认为,茶叶生产形势很好,福建省发展乌龙茶生产的积极性很高,估计将有大幅度增产。由于日本市场掀起乌龙茶、普洱茶热,使出口迅速增长。1980年预计乌龙茶出口3000吨,1000万美元;普洱茶出口4000吨,700万美元。随着茶叶生产的不断增长,今后必须在巩固和发展市场、扩大推销、提高品质等方面下工夫。根据外贸经营体制改革的新形势,与会代表一致要求总公司对乌龙茶、普洱茶的市场、客户、价格方面进行协调,统一对外。具体意见,一、对香港的交易,仍通过德信行对外成交。二、对日本由总公司统一成交,口岸组织交货,散装乌龙茶,仍采取由几家客户经销的方式,普洱茶以几家主要客户作为重点,适当供应少数老客户。三、远洋地区可由口岸自行掌握。四、价格,因乌龙茶价格已先后共提价35~62%,普洱茶二次提价其上调20~25%,故除普洱茶对港澳掌握上调10%外(因对日本已提价),其余均可维持不动。五、根据市场对普洱茶的不同品质要求,采取相应措施,保证产品的卫生标准。

 

方向明确又初见成效,中国茶人趁热打铁,于第二年四月首次在日本东京、大阪、名古屋、仙台、北海道五个城市举办中国茶叶展览会。会上主展普洱茶、乌龙茶,同时展出陆羽《茶经》、明清两代茶具以及古今名人茶诗茶画等。展厅布置为具有民族特色的竹制茶室,并现场泡饮茶叶,供观众品尝,引起参观者极大兴趣。日本电视台、报刊等媒体作了大量现场报导。

如火如荼的日本普洱茶市场宛如一场盛宴,香味自然会招来各种各样的飞蝶走虫。1981年,四川开始人工渥堆发酵普洱茶,当年出口607吨,1982、83、84年出口量保持在五百吨出头。重庆1986年搞了17吨,贵州85年以后每年也搞个5吨、8吨,江西1980年和84年各搞了5吨和20吨,连海水包围的海南88年也弄了8吨。湖南从1980年的13吨开始,发展到1983年的253吨,1986年的150吨。这些用中小叶种烘青和炒青工艺生产的“普洱茶”通过香港源源不断地涌进日本,总公司统一经营维护日本市场的美好愿望在市场经济初期的狂热躁动中泯灭。上世纪八十年代早期,特种茶出口工作会议从来不通知四川、湖南、贵州、江西和海南参加,但他们都在暗中加工特种发酵茶。八十年代后期,中小叶种烘炒吉“普洱茶”数量越来越多。中茶公司总经理李嘉志在1988年11月13目的日记中写到晚饭后,我同广东省茶司经理在旅店酒吧谈工作,他讲肇庆支公司头儿特别能干,是下属五虎将之一,87年开始出口业务,主销日本,今年可望出口普洱茶250万美元,人们送他黄半仙雅号。

中小叶种“普洱茶”能够批量进入日本,原因是多数日本人不懂什么是真正的云南普洱茶,市场缺乏理性认识。四川茶叶进出口公司分工特种茶出口业务的单建中对我说,港澳和东南亚地区不喜欢他的普洱茶,可香港客户却买了转口日本。我告诉他,香港人喝了几百年的云南普洱茶,在他们的认识里,普洱茶不是一个空洞的概念,不是一个动听的广告词,他们不是用眼睛和耳朵,而是用味蕾来选择普洱茶,你的茶汤少都不说了,还出苦味,又永不转化,香港人自然不喜欢喝,转卖日本,心里还在笑日本人傻冒,弄些垃圾当宝贝。我开小单的玩笑,“话说回来,你们是英雄,报了二战的仇,那些年日本人对中国人这么凶,是该拿苦水灌灌他们。”

云南也曾试验过用烘青绿茶渥堆发酵普洱茶,结果是温度提不起来,毛也不大长。微生物拥有一个奇妙的大千世界,一种微生物往住需要相同的温度、水分、氧气和营养源才能够发展起来。米受潮,提供黄曲霉菌所需的营养源,最终产生有害的代谢物黄曲霉毒素;米饭拥有超量的水分,熟化后产生的营养源不再是黄曲霉菌的可口食物,却可以供应种类繁多的微生物酿造米酒。泡菜发酵需要厌氧菌,人们用水阻断氧气进入陶罐,而一旦水干气入,另外一种蛰伏于罐内的喜氧菌就充分发展起来。喜氧菌发酵产生二氧化碳,水,甲醇,乙醇。我们会说走气了,不能吃,吃了拉肚子。厌氧菌发酵产生一些分子量大的醇,醛,酯还有胺和硫化物,蛋白质被分解成了氨基酸,成了美味佳肴。茶叶中的酚类物质在干燥过程中遇到高温,产生了类似米和饭的差别,从此分道扬镳了。不同的基质结交不同的微生物,晒青绿茶中的酚类物质在干燥过程中既没有遇到极端温度,又得到灿烂阳光的抚慰,在时间带来的雨露滋润下生活充满了阳光,高温淘汰落后的晒青绿茶工艺后,相继创造了炒青、烘青和蒸青绿茶在不发酵茶家族里的辉煌历史,而它们却经受不了与时间相连的潮湿考验,跨过这个坎,过了年即走进漫无边际的苦海。

鱼目混珠,泥沙俱下,日本人喝糊涂了,怀疑云南普洱茶特殊功能的议论越来越多。日本以蒸青茶为主,他们不大了解什么是烘青、炒青和晒青,更不知道云南普洱茶的药理作用来自丰富的晒青酚类物质与某些特定微生物的有机结合。喝到烘炒青“普洱茶”的消费者不满意血脂化验结果时,牢骚满腹,抱怨“普洱茶”不但没有药理作用,还像药一样苦得出奇。他们的认识有错,但他们的舌头没错,他们喝到的是类似松萝、珠茶、龙井、瓜片、毛峰、碧螺春等一类的烘炒青过期陈茶,是炒青散茶问世近千年来一直当作废物甚至垃圾的陈茶。烘炒青过期陈茶的自然呈现,绿茶产区的生产者和绿茶销区的消费者知道是什么东西,因为千百年的社会实践除了苦不堪言外没有留下其他任何有益的痕迹。世事难料,烘炒吉绿茶渥堆发酵经过一番伪装,虽然穿了新衣,却苦性依旧,然而妖怪变美女,还是迷倒了一批无知无理智的疯狂人。疯是不正常的行为,狂更是将不正常发展到极致。责备造假者,倒不如责备愚昧,这样更有实际的市场净化意义。

茶叶制作工艺演化过程中,自始至终贯穿着一条消除苦涩味的发展线条,而牵引线条伸展的动力,来自于人类憧憬和品鉴甘甜生活的味蕾。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发现茶叶和制茶饮茶的国家,开始生煮羹饮,继而晒干收藏。如从原始晒干方法算起,至少有三千多年制茶历史。二世纪开始制造饼茶,人们不懂烘炒,自然草青味重,既苦又涩,八世纪发明蒸青制法,蒸后压榨,除去部分茶汁,目的是降低苦涩味。印度制蒸青绿茶时挤出黄色茶汁,和我国唐朝制造饼茶的榨汁技术相同。我国十二世纪左右发明炒青制法,汤清味爽,在消苦去涩征程上迈了一大步,同时替代了榨水榨汁、夺茶真味、降低茶叶质量的蒸青茶工艺。哲理管了世事,自然也要管茶叶,山不转水转,事物都会发展到自己的对立面去,茶叶也不例外。晒青新茶又苦又涩又不香,在时间和空间相连的水分滋润下复活,去了苦涩,来了甘淳陈香:烘炒青新茶香高味爽汤清,但在时间和空间相连的水分浸湿下失去活力,过期后露出一副苦像。

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烘炒青“普洱茶”滥竽充数,苦口不良药,最终导致日本舆论和市场的排斥,云南普洱茶也深受其害。云南用三、四级晒青原料发酵的普洱散茶421长期大量积压,最后改名75421降价销往香港。普洱茶疯狂时,一款茶正面要求压上云南普洱茶砖,背面压上按理说日本法规不允许写明的中国表达方式的“减肥”字样,市场变化,商人借口法规跳了槽,茶叶只好长期躺在仓库里,一部分降价卖到香港。公司当时还以此事为例子,批评特种茶都不要轻易跟着市场疯。

有一个日本人叫荣田裕行,常来昆明监理普洱茶砖生产发货,一来就是十天、八天。每次来,他提溜两个大箱子,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日本食品,吃饭时基本不去餐厅。荣田二战时还是小孩,到外婆家玩躲过了长崎的原子弹,只是皮肤轻度灼伤。他说战后日本穷啊,路边有饼干碎片他都拣来吃。我不知道他是饿怕了还是忠于日本食物,反正他不吃中国食物弄得我不高兴。他问我吃饭睡觉怎么说,我用昆明话告诉他吃饭“叨脖子”,睡觉是“挺尸”。他到茶叶公司见人就问“叨脖子”没有,结果是人都捧腹大笑,问“挺尸”好吗,又是一片笑。荣田会一点简单的英语,迷惑中问懂英语的人“叨脖子”和“挺尸”是什么意思,回答都是吃东西和睡觉,他更迷糊了。荣田告诉我,他们公司作过实验,云南普洱茶确有减肥降脂和改善便秘的作用,用户反馈的信息更是千真万确证实了他们的实验结果。公司计划长期扩大规模经营云南普洱茶,故而老板常把他丢到云南来。我出了口气,你东洋鬼子捧着日本食物不放,却不得不丢下自己的绿茶吃着方便面来候云南普洱茶,还得说几句弄不明白的昆明话。日本市场凉下来,荣田也好多年没来昆明。我再去日本,他来酒店话别,气愤地说,明明云南普洱茶有有益的特殊功效,但日本媒体打压市场不分青红皂白。日本人际信息传播量小,主要信息来源是媒体,舆论铺天盖地,好东西都被淹没了。他们公司终于放弃了云南普洱茶砖的经营业务。荣田裕行先生一辈子搞不清楚中国的事,为什么“叨脖子”和“挺尸”是吃饭睡觉又不是吃饭睡觉,为什么云南普洱茶确实有特殊药理作用又没有了特殊药理作用。

尽管日本市场遭受重创,上世纪九十年代没有了大的发展,但一些曾经饮用并得益于云南普洱茶药理作用的群体和地区仍然在继续喝普洱茶。商家在所有广告材料上都特别注明 中国云南省直输入。

版权声明:如果普洱茶门户网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和我们联系。转载请注明转自www.puercp.com(云南金普洱茶网)。转载请注明转自www.puercp.com(云南普洱茶网)。手机点击加入2000人普洱茶QQ专业群:83631799

普洱茶 > 普洱茶百科 > 普洱茶历史 >
电话:4000513539网微信短信咨询